雕塑艺术,在哲学的维度里“逍遥游” | 艺术家李绿野

Art of Sculpture, wandering in the world of philosophy| Li LuYe


 


把雕塑艺术称为“凝固的音乐”,把音乐艺术称为“流动的雕塑”,似乎已经是老掉牙的比喻。但无论是雕塑还是音乐,也无论是其他的任何艺术,假如能上升到哲学的高度,甚或有一点哲学意味,艺术的至境或能寻觅得到。
 
当然,艺术与哲学,是人类认知世界、表述世界的两种不同的智慧表现形式,哲学的高度抽象与理论性和艺术的直观感性,似乎截然不同。但也正因为其不同,才使艺术与哲学在一个更高的层面,有了互为参照与超越自己的可能。
 
雕塑艺术家李绿野,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在他的雕塑作品里,总有一丝哲学的意味。
  


青年雕塑艺术家李绿野

 
"逍遥游"是庄子思想的最高境界,也是庄子学说的最高理想。“北冥有鱼,其名为鲲。传说中,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宽阔的脊背,大地一般。那是让我一次次感动的、憧景的闪亮语句和超现实旅行。我希望他可以带我去远方,希望他可以带我单独与天地往来。”
 
对于人生哲学的问题,庄子主张采取一种逍遥自然的生活态度,而这些内蕴深厚的哲学命题,同时也都是美学命题。
 
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不同在于,古代中国追求“道”,用哲学的思辨表现出的美学观,展现出极其丰富的美学品质。
 

                  


《逍遥游NO.1》|尺寸:22x65x66 | 年代:2015



      

                         
                                                                《逍遥游NO.2》 | 尺寸:20x67x56cm  | 年代:2015
 
艺术家运用雕塑的语言,呈现着逍遥游中“道”之自由的感觉。与此同时,鲲的造型及背上之人手上的雨伞更融入了艺术家对于庄子学说的思考与理解。人物手中造型现代化的雨伞对于李绿野意义深远,于他而言,这是与这个世界和谐相处的保护伞。一把伞,承担着艺术家对于人生的哲学思考。
 
在李绿野的童年时期,爷爷有把雨伞常常用来接送他上下学,风雨兼程,爷孙俩共撑一把伞,长大以后他仍将这把雨伞悬挂在工作室的墻上。
 



爷爷常常用来接送李绿野的黑色雨伞


我们说,姜太公钓鱼,悠悠然,小人坐在鲲之背上带着一把伞,李绿野将这种悠然自得的童趣呈现在作品当中, 结合当代艺术的展现手法,为作品增添更多趣味性与逍遥味道。将庄子逍遥游以更为轻松自在的方式诠释了出来。
 
而另一件雕塑作品《敕勒歌》,灵感则是来自于北朝时期鲜卑族中的一首民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天空像个巨大的帐篷,笼盖着整个原野。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碧绿的原野茫茫不尽。一阵风吹过,牧草低伏,露出一群群正在吃草的牛羊。
 

 


        《敕勒歌》 |  尺寸:26x57x34cm   |  年代:2014

 
细细雕逐,生活在辽阔的青藏高原上的藏羊,静谧之中,让人感受到大地上广阔又美丽的阳光,来自于天地间的大自然气息使人暂时忘却人间烦忧,意味深长。
 
艺术创造的过程其实是寻找的过程,技术不仅仅是手上的手艺,更是人与自然的相互渗透,寻找作品自身所应有和本来就有的实在,由此带给艺术家和欣赏者壹种神至而意会、游刃自如的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