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孤独且不羁的纯粹人生




出生于新旧思想激烈冲突的清朝末年,又经历了辛亥革命前后的动荡时期的常玉,是一位法国华裔画家。这个思想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为常玉提供了一片能够找寻自我的温润净土,让常玉不断地突破传统,开拓新的绘画空间。
 

《北京马戏》| 73.8×117.9cm |布面油画
少年的常玉随怀着自由思想的文人赵熙学习书画,打下了坚实的毛笔水墨基础,中国的文人意趣也逐渐植根于他的心中。


赵熙 行书 《与胡销博先生札》
在常玉后来的画中,他不少以中国书画中象征高洁品格的荷花、竹子、菊为题,线条流畅如书法运笔,画风简洁且优雅,显现出了“书法入画”的独特逸趣。
 

《陶潜诗选》 插图1 | 19.2×15cm | 铜板版画
在五四的浪潮推动下,常玉远赴法国留学,开启了他人生中的一场孤独流浪。


常玉(前排右)与友人 约1925年于巴黎



常玉与约翰·法兰寇 约1930年
他与同期的留法画家徐悲鸿虽为好友,但性情却大相径庭,徐悲鸿一心想进入正规的美术学院学习,而常玉则选择来到大茅屋学院,这里恰是他所期待的自由的归宿,摆脱了传统的学院式教法,让他创造出了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
 

常玉笔下的大茅屋工作室 | 28.5×45cm | 纸本水墨


《瓶花》| 59.4×89.2cm | 布面油画
在徐悲鸿绘制出《八骏图》这样充满力量的写实画作时,常玉用画笔自在地勾勒出《草原漫步》中奔跑于苍茫大地,如女子般阴柔的马儿。


徐悲鸿 | 《八骏图》| 178×92.5cm | 纸本水墨


《草原漫步》| 49.5×64.5cm | 纤维板油画


《双马》| 81.6×115.4cm | 布面油画
徐悲鸿在绘画方面的观点是写实,反对西方现代绘画,吴冠中曾评价道:“徐悲鸿可以成为画匠、画师、画圣,但他是‘美盲’”;而常玉崇尚自由率性,他的画风融合了中国的水墨写意与西方野兽派的简洁强烈,寥寥数笔,恣意挥洒,凝练出了属于他的独有的画境。
 

野兽派代表人物:马蒂斯 | 《戴帽子的妇人》| 79.4×59.7cm | 布面油画


马蒂斯 |《舞》(第二号)| 260×391cm | 布面油画
常玉二三十年代的作品色调明亮,他善于以中国美学的手法演绎了西方典型题材的女性裸体,丰硕饱满的双腿,小小的脑袋和玲珑的脚,夸张的头身比例给观者带去了强烈的视觉震撼感,或许这也是常玉所钟情的美好女子形象。
 

《红毯双羙》|108.9×90.9cm | 布面油画
在常玉的创作生涯的后期,兄长辞世、爱人离开、画商结束合作,令他陷入了穷困潦倒的境地
,他的艺术风格也由此悄然转变。孤寂与荒凉的背景下,寂寞的野兽,优美而孤冷的盆花,成了常玉在这个时期的画中出现得最多的景象。
 

常玉(右)与二哥常必诚(左)


第一位收藏常玉作品的藏家 候谢


1930年左右的常玉 于巴黎寓所


常玉的画室 1950年 巴黎


《鱼》| 79.3×114.4cm | 布面油画
1966年的夏天,他画下《孤独的象》,这一只在一片即将消失的荒芜中奔跑着的小象,这也成为了他的绝笔。
 

《孤独的象》| 80×130cm | 布面油画
常玉的一生,看似浪荡且落魄,但实际上,他倔强地保持着自己的个性,活得潇洒自在,守护着属于自己的那一片纯真纯粹的画中净土。
 常玉的一身是个并未让众多人了解的传奇,而他的时代在今日却仍未远去,我们把常玉的经典作品融入到生活中去,于是这一系列的艺术衍生品便诞生了,为生活增添几分艺术美感。

常玉作品衍生品 杯垫§冰箱贴




常玉作品衍生品 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