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有互动交流,才能体现价值

 
2016春季广州艺博会甄趣艺术空间专访。
 
艺术,从源头上来说,就是贴近和调剂人类的生活。她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艺术她高于生活是因为她经过提炼,经过思考。
 
艺术同时需要有观者。有了观者,艺术才有互动,才能有生命的流动。所以当我们在凝神欣赏一件作品的时候,常会感受到一种无以名状美的感觉,或引起共鸣,或冲击出新思维,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艺术是活的,不是挂在墙上或放在角落。她需要互动,需要被欣赏。这正是「甄趣」这个名字的来源,我们不想让艺术品显得太遥不可及、高不可攀。
 

Q:柏凯你好!首先能否给我们简单介绍甄趣艺术空间成立的背景及相关情况呢?
 
A:我父亲是台湾人,在台湾这样浓郁的收藏氛围中可以说从小就对艺术耳濡目染,逐渐产生浓厚的兴趣,甚至看到好的作品心情会很彭湃。很多人认为我一直都是从事艺术行业,但实际上我曾经在北京是做戏剧行业。也许是艺术的共通性、也许是自小养成的爱好,最终还是从戏剧跨界到艺术,开画廊,代理艺术家,推广能够打动我的作品。甄趣艺术空间可以说是在家人的支持下、我的努力下成立的。接下来我希望能把艺术与大家分享,毕竟好的作品也需要好的运作模式才能让更多人认识。
 
 


甄趣艺术空间负责人 陶柏凯

 
Q:刚刚你也提到你曾经在北京工作过,所以我就非常好奇为什幺艺术空间会选址落户广东深圳而不是北京、上海或者其他地方呢?
 
A: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有问过我!我选择在深圳有四个主要关键点。
 
一、创业氛围浓。深圳可说是年轻创业人的主场,在这里我们能找到太多一样在创业的人,沟通交流,分享心得,坚持事业的心会变的更坚定。
 
二、市场潜力大。在大陆的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深圳的文化氛围最弱。但这恰恰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有更大的空间走出来。有人曾说深圳是艺术沙漠。首先,如果它真的是沙漠,那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在这里做事,拉斯维加斯就是建在沙漠上。另外,我不认为它是沙漠,深圳同样有许多和我们志同道合的文化从业者。慢慢的,这个城市的艺术氛围会营造起来的。
 
三、背靠香港。香港有Art Basel、Art Central等这些影响世界的国际展览;国际拍卖行如苏富比、佳士得等纷纷选择落户在这里;此外,诸如佩斯等这些大型画廊也选择开在香港。这些都让这个城市的艺术氛围极为浓厚。高铁的开通会让深港之间的距离更短,文化融合会越来越深,深圳也迟早会受到香港的这些文化影响。除此之外香港也是国际的大城市,深圳的地域优势会让在这里推广的艺术家们更容易走上国际舞台。
 
四、藏家群体较年轻。这个GDP已经超过广州直逼上海的年轻城市有许多年轻的群体安家落户。在这里我们能与年轻的藏家一起成长,我觉得是这对画廊来说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能够把艺术家和艺术品成功推广出去的同时又能与藏家一起成长,虽然到最后艺术家或者藏家有可能走到另外一个更高端的平台,但是只要想到一开始他们是从我们这里走出来的,我就觉得是很自豪的一件事情。
 

 


《逍遥游NO.1》 |  尺寸:22x65x66 |  年代:2015

 
Q:那幺目前签约合作的艺术家有哪些?合作的标准是什幺?选取作品的风格是什幺?
 
A:现在签约合作的艺术家有十多位,有新锐的、成熟的,目前新锐的比较多。合作的首要条件是必须风格鲜明,符合我们的四个关键词:活力、思想、趣味、美感。基本上我们这边的风格就是以具象为定位,但是具象不代表传统,我们的艺术家要有当代的呈现也必须符合我们的四个关键词,我们才会考虑一起合作,我们做的也是推广艺术家的工作,在与艺术家沟通的过程中我们更注重艺术家的思想与思考的方向,我们更希望能与一些愿意和我们一起成长的艺术家合作。
 

 

《逍遥游NO.2》 |  尺寸:20x67x56cm   |  年代:2015

 
Q:刚刚你所提到的四个关键词非常独到,那么你所坚持的艺术品经营模式是什么?理念是什么?
 
A:我觉得应该是攻守皆备。守自然就是说经营空间,如空间的陈列布置等。首要的是给到场的观众及藏家一个舒服的感觉。另外一方面画廊也要积极地做一些空间以外的事情,这次参加广州艺博会就是一个例子。我本身有一个很坚持的想法,那就是艺术是需要互动,而互动就得先从交流出发。有交流,作品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这里面有一个很哲学的命题,就像一棵树倒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而没有被人看到,那请问这棵树是否倒下?同样的,如果一幅作品没有被人看到,那这个作品到底是不是好作品?甚至说它是否存在?艺术品如果没有被任何人看到的话,那我认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艺术品的价值不仅仅艺术家创作出作品,它还需要被更多人认识,被更多人讨论、交流、发掘出它的潜在意义。在艺术这个浩瀚的大海中,一个人或者一家画廊的力量有限,艺术氛围还是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才能营造出来的。我们也希望能和组委会有更深度的合作。
 
 
 
Q:作为一个经常在台湾和大陆之间走动的艺术品经营者,你是怎么看待这两个地域的艺术品市场现状的呢?他们有什么区别?
 
A: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我只能根据我接触的情况来表达观点。发展20多年的台湾艺术市场氛围很浓厚,这一点比深圳走前了许多,艺术品的收藏习惯趋于成熟,比方说藏家去参观艺博会的目的是抱着去收藏艺术品的目的去的,但深圳这边的话可能比较多的观众是抱着先去欣赏这样的态度去参加艺博会的。
 
台湾藏家已经通过早期的收藏集藏了许多精品,深圳这边可能还是处于起步的阶段。另外深圳的藏家会更看重投资方面,注重艺术品是否能升值。但台湾的藏家可能更平均一些,除了投资之外他们可能会更关注艺术品的学术性。艺术品其实最关键是它的学术和灵魂。金钱也许能反映一下艺术品的层次,但艺术品的价值不是单独金钱能衡量的。比如说我很喜欢一位战后艺术家Lucio Fontana ,他的作品就是在画布上划刀痕。首先他是第一个做这件事情的人,他把平面画布的平面性带进了三维性,所以他在艺术史上自然有他的地位,这是他的艺术性。这个价值是金钱不能衡量的,他代表了一个时代、代表了一个思想,也代表了当时二战之后的一个社会状态。当然艺术价值绝对会反映到金钱价值的,艺术价值高的作品金钱价值才会高,但炒作的作品除外。金钱价值能反映艺术价值,但是艺术价值一定要走在金钱价值前面,不能本末倒置。
 
另外,我也碰到很多藏家,他会收藏价位不一定很高但是会让他有共鸣的作品,那么这个价值就是花再多钱也不一定买得到的。目前深圳的藏家可能会更关注的是它的投资价值,深圳作为一座金融城市,有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
 
艺术品还有很多其他附带价值,可能这些是深圳的藏家慢慢在意识到的东西。譬如在台湾,艺术品已经高级的社交话题。像台湾的藏家会通过跟朋友分享购买艺术品中的故事让大家看到主人家的品味和性格等等。
 
以上所提到的是关于艺术的价值、市场的价值、社交的价值,还有陶冶美化家居的价值,同时他也还具备教育培养艺术氛围的价值。那譬如说现在很多家长希望孩子有艺术气息让他去学画画,但如果父母强迫孩子去画,那么很有可能会完全破坏掉孩子的兴趣。现在的最先进的教育方式就是倡导营造出环境。如果想要培养孩子的艺术气息,可以在家里挂一些画作,父母在欣赏画作的同时也会引起孩子对艺术的关注,并且转换为愿意主动去了解和接触艺术品,而不是被迫地去接纳。这样才是培养孩子艺术气息和艺术品位的最佳方式。
 
艺术品的其他价值可能目前没有很被大家所意识到,我希望大家能够更多地关注回艺术品本身,发掘它除了金钱以外的魅力,这是我所希望带给大家的。
 


范睿晨 | 我的青铜时代 | 50x20x12cm | 铸铜着色 | 2015年

 
Q:参展2016春季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的出发点是什么?对于春季艺博会现场展示有何策展构思或亮点展示?
 
A:决定参展也是一个缘分。2015年秋季艺博会举行的时候我也到现场参观,但是当时并没有参展的计划,因为当时我已经报名参加了今年五月份香港Affordable Art Fair,那个时候就担心说时间安排上来不及。后来因为跟你的交流之后,也看到组委会是很大力地在宣传和推广艺术的。所以后来虽然时间很急,但是也还是安排了行程。同时也是希望以后能和广州艺博会除了有参展之外更多的交流和合作。
 
展览的主线会围绕传统在当代的一种呈现。比如像工笔这种技巧其实是在宋代开始发展,但是后来宋代的文人画兴起之后就被慢慢遗忘,直至清朝才被像郎世宁这些人慢慢发展起来,现在我们看到许多工笔的大家也慢慢出来了。现在年轻一代的画家也尝试去捡回工笔这种语言,并且做成现代的呈现。如王艺就是通过用工笔这种语言去表现现代女性的一些生活状态。简单来说就是一种现代仕女图。再加上现在女性对女性地位的一些思考夹杂在里面,那就是传统的工笔语言加上一些现代的题材和现代的技巧去呈现作品的风貌。
 
另外也会给大家带来裴连志的作品,他毕业于鲁美。他尝试用油画的技巧去表现宋代的山水作品,我们所熟悉的山水作品都是来自国画水墨的表现形式,现在他尝试用油画的技巧,也是一种用当代的手法去表现传统题材的一种尝试。
 
在雕刻家方面我们会带来范睿晨、李绿野这两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李绿野尝试用中国传统哲学元素赋予现代幽默的呈现。比如他有一件作品叫逍遥游,逍遥游大家都知道来自庄子的思想,也是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人与鲲之间的对话是什么呢?老庄的思想又是什么呢?这些都可以通过作品来探讨和呈现出来。范睿晨也是,她的颜色更鲜明、造型会有活力、更青春。作品中的孩童更是希望的象征。
  

范睿晟 | 小飞象 | 23x19x58cm | 铜雕着色 | 2015年